首页 七情六卻 下章
第三章
“噢…”她幸福地闭上眼睛,小嘴大张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那样子,仿佛一只出水的金鱼。持续快冠麻木难耐,待花一浇,他再也忍不住,股使劲挤入女人双股,冠头的小孔顶在女人花心。

 吱的一声,一股,两股,三股,一股猛过一股的滚烫白汁相继涌进了女人的花房。“啊…”本就舒无比的花心经热一烫,她仿佛置身温泉,一股热由花房,逐渐漫过四肢。

 她再也不愿意睁开眼睛,就这么舒服地睡着了,飞狂以后,全身庸倦也不愿动弹,拥着如玉身躯,细心抚摸,把玩双峰,带着笑意步入梦乡。

 之后的一段时间,飞都怀着忐忑的心情,毕竟,好友的子被自己偷了,心里老是搁着一块石头,难受得紧。

 在去勇家吃过几次饭后,他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再担心什么,因为一切都很正常,刘紫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着实让飞汗颜不已,这女人,不去拿奥斯卡小金人,浪费了,没了担心,相思的煎熬反而更难受,飞怎么都觉得遗憾,紫魔鬼的身躯和天使的脸庞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。

 那一晚的雨之情更滋长了他内心的不拘,朋友,也可骑!也不知道痴等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晚,飞渡过了很多个寂寞,加之本身又是身强力壮,火难耐的他如癫如狂。

 等到实在难熬,他已经无法忍受见不到刘紫的日子,寻了个借口,把自己的生日整整提前了两个月,在加州红订了间包厢。勇也很爽快地答应了,说一定会带上刘紫。

 两人姗姗来迟,当看到勇身后那个火辣时尚打扮得女郎,一件黑色背缀吊带‮丝蕾‬短裙,黑色细网丝袜下面踩着一双白色高筒布靴,十分人。

 再细细一看那娇美的脸蛋,银灰色淡淡的眼彩,丹红小,闪烁不定的丹凤眼正若有若无地躲避着自己火辣的直视,飞觉得自己的心都快酥了,“你小子怎么才来?罚你喝三杯!”飞有点生气,痴心苦等,那心情难耐得很。

 “不是吧!这么多?”看着地上摆着七八打啤酒,勇觉得头有点晕。他知道飞能喝,自己的酒量也是他训出来的,再怎么说,四打就足够了吧,他的心,有点慌。

 酒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美人。飞有意地灌勇喝酒,自己和刘紫偶尔也喝上几杯。趁着勇上厕所的空档,飞赶紧坐到刘紫的身边,双手提起她的小手。还好,她并没有反抗。

 只是脸红红地看着门口,怕是担心让勇知道。看来那晚的情女人也是铭记在心啊!既然看到女人没有拒绝,他就放开地去跟勇一起喝,上面冰凉冰凉的,下面一团热火,终于,勇还是倒了,自己喝了两打,那么勇至少喝了四打,看着他躺在沙发上打着酒嗝,偶尔还搐几下,没过一会就呼声四起,看来用刀捅他才能把他弄醒了。

 刘紫当然也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,加上她也喝了不少。那晚感觉很好,所以当飞的大手抓住自己酥的时候,她也忍不住搂着他的,但眼睛,却透过飞的肩膀,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男人,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。

 独特的环境,昏暗的包厢,吵杂的KTV,飞不敢全部卸下武装,他只是褪下子,而女人的裙子早被他卷到间。很方便也很直接,飞的坚硬在女人的口研磨了几下,噗哧一声,冠头整个没入了女人的可爱之处。

 “嗷!”“啊!”两人同时哼了出来,久违的大坚硬异常,难耐的空虚热紧凑。两人忘情地媾,女人嘴轻咬,秀发披散在脑后,不停甩动。她强忍住呻的姿态更加让飞疯狂,坚硬愈加肿,此时的他仿佛化身一名战士,不断冲刺。

 在两人你来我往快速碰撞的同时,飞捂下女人的裙带,双手掌握女人那对雪白兔,把玩不已,女人感被抹,花心一麻,腔道感觉更是感。她忍不住搂着他的头,往自己的双峰去。

 他一阵窒息之后,扑鼻而来一阵香让他疯狂,让他痴,感觉到他爱惜自己的双峰,柱早已腔,她也无心催促,跪坐在男人有力的‮腿双‬上,搂住他的头,使劲地着他头发的味道,双紧夹着他的头,他的嘴巴对自己心脏最近的地方,那滚烫的呼吸仿佛呼进了自己的心坎。

 男人很快就放弃了她的玉兔,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更美的地方。刘姿被翻过身来,跪趴在沙发上,她面前不远的勇睡得正甜。

 “啊…吱…”感觉一张温热的嘴巴含住自己的花瓣,一条灵蛇深入自己的花径,她忍不住叫了一声,随即倒一口冷气。他呼出的热气直灌下体,刘姿拼命地忍住呻,怕给勇听去,双倍的快,夹击得让她死去活来。

 突然,一壮顶入了自己的空虚所在,他也知道自己的需要啊,刘姿忍不住后头看了他一眼,含羞带涩,她觉得自己的耳都热了。

 飞看到紫那挑逗的眼神,又看到自己长的美肥美异常,还有那晃来晃去的圆满弹翘雪,忍不住拍了下去,“啪!”弹十足。“啊!”刘紫股一疼,触动了花房,忍不住,叫了出来。

 “呼…”勇突然翻了个身,可能是声响刺了他,他换个更舒服的姿势,又继续打起了呼噜。

 旁边的两人可是吓得不轻,以为他醒了,心都提了起来,飞感觉自己的心脏随时都可能跳出口,女人的开始搐,疯狂的顶动,他的双手用力地捏住她的肥股仿佛充足了电的马达,噗哧噗哧的水声,啪啪啪的撞击声更大。

 “哦!”终于两人同时释放了自己的快,两股热量遇,起阵阵涟漪,两人如沐阳光,舒畅无比。情过后,两人并没有分开,而是相互抚摸,因为快是在太舒服了,让人无法把持,想要再度索要。

 飞感受女人柔的肌肤,呼吸她的芳香,在觉得自己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,吻了一下她的嘴,在她耳边细细调戏,“还要吗?”“啊?还可以有吗?”

 女人的问题有点可爱,却也充满了希翼。“当然,我怎么要你都要不够啊。”飞动情地说,这女人水做似的,自己怕是迟早会变泥。

 “嗯。”女人蚊子般的声音细不可闻。飞等得就是这个时刻,他指了指自己那半软的条,“只要它站起来就可以了。”看着他坏坏的笑容,又瞅见它上面混杂着的白色汁丑陋异常,哼了一声,小手轻轻一拍,打了它一下。

 “哟!”飞吃吃一笑,很爽快地哼了一下,“对,就是这样,用手套套。”紫脸一红,想不到怎么都着他的道,可她心里也想再次体验情。小手还是抓起了条。粘粘的体散发着羞人的异味,却又是十分受用,十分麋。只觉得脑袋昏昏的,她的两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包住了条,上下捂动。

 条开始半硬,油亮的和尚头偶尔跑出女人的手心,绽放勾人的光芒。她的手有点累,它却还没站起来,紫向飞发出求救的眼神。“你试一下用嘴巴,应该会很快的。”飞不敢看她,怕她看到自己恶的眼神。

 “呀?”有点不愿意,可是帮他捂弄这么久,自己下面也开始瘙,空虚无比,无奈,她还是屈服了,小嘴轻轻一触那个和尚头。“呜。”感觉一股呛鼻的异味,她一下又把头抬了起来。

 女人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自然无法起到应有的效果,最后,她索摒住呼吸,把小半含进嘴巴。

 飞十分受用,他捧住女人的头,上下抬动,女人很乖巧地顺着他的动作,慢慢的动作越来越熟练。飞感觉到下面也站了起来,女人的嘴巴只能含住小半,可怜的冠头一直在她嘴巴里移动。  m.2588wX.cOm
上章 七情六卻 下章